CategoryRand

rand();

《旧制度与大革命》摘录

source to copy


第二编 第一章 为什么封建权利在法国比在其他任何国家更使人民憎恶

那么为什么同样的封建权利在法国人民的心中激起如此强烈的仇恨,以至仇恨对象消失以后这种激情依然如故,简直无法熄灭呢?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,一方面是法国农民已变为土地所有者,另一方面是法国农民已完全摆脱了领主的统治。无疑还存在其他原因,但是我认为这些乃是主要原因。

假如农民没有土地,那么他们对封建制度强加在地产上的多种负担便会无动于衷。如果他不是承租人,什一税与他有何相干?他从租金所得中交纳什一税。如果他不是土地所有者,地租与他有何相干?如果他替别人经营,那么经营中的种种盘剥又与他有何相干?

另一方面,如果法国农民仍归领主统治,他们便会觉得封建权利并非不能忍受,因为这不过是国家体制的自然结果。

当贵族不仅拥有特权,而且拥有政权时,当他们进行统治管理时,他们的个人权利更大,却不引人注意。在封建时代,人们看待贵族近似于我们今天看待政府:为了取得贵族给与的保障,就得接受贵族强加的负担。贵族享有令人痛苦的特权,拥有令人难以忍受的权利;但是贵族确保公共秩序,主持公正,执行法律,赈济贫弱,处理公务。当贵族不再负责这些事情,贵族特权的分量便显得沉重,甚至贵族本身的存在也成为疑问。…

喂!注意!你要被“社工”了!!

啥是“社工”(社会工程学)?

这里所说的“社工”不是“社会工作者”(唉,又一个被污名化的词语),而是“社会工程学”。准确的说,是被:

  • “社工人”(不法分子比如诈骗犯、变态、敲诈勒索犯)
  • 利用“社会工程学”(主要一些搜集信息的或黑客或明面上的手段)
  • 进行侵害(简称为“被社工”)

最常见的例子就是“人肉搜索”和“盗号”。

其定义请见维基条目

计算机科学社会工程学指的是通过与他人的合法交流,来使其心理受到影响,做出某些动作或者是透露一些机密信息的方式。[1]这通常被认为是欺诈他人以收集信息、行骗和入侵计算机系统的行为。在英美普通法系,这一行为一般是被认作侵犯隐私权的。

历史上,社会工程学属于社会学,不过其影响他人心理的效果引起了计算机安全专家的注意。

进一步了解可以看看这个 B 站视频

一张国内社工路线图(对照反思)

图源忘记了,侵删。

以下还不涉及任何黑客手段,就是说,如果未造成法益侵害,行为人都可能不会被定罪,即使有 15 年通过的刑法修正案(九)里的网络安全新规

除此之外的常见黑客手段有:利用各种防卫不严的网站泄露的数据(个人信息、密码等)制作“社工数据库”,简称“社工库”,进行信息查询等。比如你现在谷歌“社工库”,出来的第一个链接里就有:…

浮生日记:20.4.11

又是踩坑的一天:

  1. 相对的尊严:坐在电脑前大家都一样。没有电脑自己有智力。而且,事实是大多数奇奇怪怪的小需求你既不知道谷歌什么关键词,也找不到轮子。但如果这样就放弃尝试自动化,那还是别用电脑了;
  2. 干比瞎想重要,工作步骤比干重要。笨的人,比如我,基本只能单线程;
  3. 用 Shell 脚本不如直接 Python,sed、awk、grep 这些文本处理命令和正则表达式用得飞快才是优势,小白就算了;
  4. 备份很重要,版本控制很重要,回收站很重要,小规模测试很重要;
  5. 写 Python 也不能像配图里的老哥自暴自弃成这样。

手机人像摄影:从0到四要素

写在前面:本文应 Yueyun Li 的约稿而成。虽然其与这个网站上以往的主题有些不同,但实用的风格没有变化。之前在给 Yueyun 小朋友拍照的时候由于技术实在太差,往往拍出反面教材。于是笔者决心认真对待拍照这件事,在看了带摄影家鬼爷推荐以及自己顺着查找的若干视频教程后,写就此文作为笔记。

要素零:拍照是一件开心而有意义的事情。多尝试,多沟通。以下都是虚的,多多按下快门才是实实在在的。


背景

简单以突出人物

人像肯定要突出人物,而突出人物的直接想法是对焦,比如对焦到人物眼睛上。但手机镜头不比单反,没有自然的“背景虚化”,所以过于复杂的背景会显得杂乱,增大拍摄难度。简单的背景比如纯色的墙面、台阶、天空、水面。如果当前条件不允许,有以下技巧:

  • 使用框/窗/门,让视觉聚焦
  • 借用玻璃倒影,营造沉浸感
  • 将植物作为前景,人物站在后方,使画面显得饱满

保证脸部光线

首先肯定是不能逆光。当然,灵感或艺术感爆棚时拍剪影等除外。

光线柔和的时候,比如清晨或下午三四点,是拍摄的好时机。反面典型就是正午,会拍出难看的脸部阴影。光线太强考虑去室内;光线太暗的时候可以考虑借用灯光或坐在窗边。

光线的方向也很重要,比如侧光可以让脸部更立体。“光是死的,人是活的”——光沿直线传播,但人可以动。

构图

首先,打开九宫格(构图线)。

纵向:顶部留白1/3

没什么好说的,除非你想拍出大头怪。

横向:中间或1/3

最简单的是主角放在中间。常用的1/3构图法也适用于人像摄影。如果觉得另外2/3有点空,可以在这部分添加前景以平衡。

横拍-竖拍切换

当你总觉得不满意的时候,不妨把手机旋转90°再试试。

距离和角度有讲究

全身:拒绝拍成一米五

显然是竖着拍,然后一般是蹲着仰拍,或者站在台阶下往台阶上拍。拉腿技巧是:让脚贴在画面底部,利用镜头边缘处的畸变拍出大长腿(腿的摆放也很重要,可参考“姿态”一节的常用技巧)。如果不想蹲,据说可以拍照时把手机倒过来拿(没试验过),因为手机的摄像头在角落。

半身:截断在何处

小腿肚以上或者上半身。前者竖着拍,后者一般横着拍。

近景:拒绝大脸怪

近景的主体部分是脸。为了不拍出大脸怪,一般采用俯拍,俯角是15-30°。

姿态

如果想超越自拍杆,拍照的人需要在表情和动作上引导被摄者,并且保持沟通,灵活调整。因为被摄者看不见当前画面。

视线:不一定要“拍照了,快看我”

抬头看向斜上方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;或者拍摄侧脸;甚至在没化妆、光线不好等“极端”情况下还可以拍摄背影。

自然的表情是人像的灵魂

这个是一个老大难问题,拍照时面对镜头不自然。对此有一些小技巧:…

【转】求推荐一些了解 90 年代的书籍/书单

想通览了解一些 90 年代的经济政治文化变化.领域不限,海外 /大陆不限.相对真实即可.
说是 90 年代,其实其他年代也可以,发现自己几乎对历史事件背后一无所知,只是在不断重复观点
无奈非社科研究,目前找到资料有限,断档严重.(一些谐音,见谅)
  • 海外版本
    • deng 时代-南巡及以后
    • 十亿消费者-wto 谈判前后
    • 朱 rongji 传-全书只涉及经济部分
  • 大陆
    • 江传
    • 朱 rongji 讲话实录
    • 朱 rongji 答记者问

第 1 条附言  ·  215 天前

  • 徐中约-中国近代史
  • 激荡三十年-民企沉浮
  • 看见-头十年的柴静的个人记录./央视等
  • 李光耀观天下-对中国看法很有意思

第 2 条附言  ·  215 天前

【转】面对困境,你能做的事│斯多葛哲学

面对困境,你能做的事│斯多葛哲学

初遇斯多葛哲学

星期一的文章提到,引起自己情绪的不是事情本身,而是我们对事情的看法,一旦事情发展和心里想的不同,我们就会感到不开心。

可以说脑袋中的理性越接近真实的世界,我们就越容易过好自己的日子,甚至度过难关,那么真实的世界是什么?

藉由这个问题,今天向大家介绍斯多葛哲学派 (Stoicism)的理念。

第一次看到这个词,是在美剧《高谭市》里,男主角韦恩的父亲死了,寻找杀父凶手时,遇到熟识爸爸的老员工。

韦恩在寻找线索时,发现爸爸和一些坏人有合作关系,一直在心里质疑会不会不值得替爸爸报仇,最后韦恩问这位老员工,爸爸以前是怎么样的人?

He is stoic.

老员工这么回答,我也是蒙了,查了一下剑桥字典,主要就是坚定、不容易有情绪起伏的人,一种临危不乱的特质,就这样斯多葛哲学第一次出现在记忆里。

艾比克泰德的理念

随后才发现,斯多葛哲学奉行的生活原则,直到今天都还有很多人研究和践行,亚马逊上有很多相关的书,我也翻阅了一些。

最近又在得到的两个不同专栏同时看到斯多葛的详细介绍,一个理念三个不同的地方出现,我想它真的值得我们好好了解一下。

延续上面「什么是真实世界?」的问题,斯多葛哲学家把世界运行的秩序称为「世界理性」。

世界理性,或者说神性,主宰着万物运行的规则。世界理性是美好的、有秩序的,而人既是世界的一部分,就应该追求世界理性而不是自己的欲望。

这个描述还是很抽象,甚至有点玄学的感觉,下面我引用斯多葛哲学的代表人物艾比克泰德 (Epitetus)对自己理念的描述:

1 .要想获得幸福与自由,必须明白这样一个道理:一些事情我们自己能控制,另一些则不能。只有正视这个基本原则,并学会区分什么你能控制,什么你不能控制,才可能拥有内在的宁静与外在的效率。

2 .伤害我们的并非事情本身,而是我们对事情的看法。事情本身不会伤害或阻碍我们,他人也不会。真正使我们恐惧和惊慌的,并非外在事件本身,而是我们思考它的方式。使我们不安的并非事物,而是我们对其意义的诠释

3

Meeting Trouble Halfway

With the advent of westernization in respect of festival culture, especially among pupils, a suspicion may arise: will Christmas supersede the Spring Festival someday? The answer is obviously “no”, which is bolstered by the subsequent accounting from antithetic perspectives.

On …